揭秘美军武器辐射:萨德百米内不能近人 老兵们称为“寡妇制造者”
资讯

揭秘美军武器辐射:萨德百米内不能近人 老兵们称为“寡妇制造者”

2019年11月05日 12:16:04
来源:肿瘤情报局

此账号为大风号风铃计划加盟成员,文章为凤凰网独家版权所有。

文/汪晓青

美军的核武器试验、部署导弹所带来的雷达强磁辐射、伊拉克战场上的化学灭火泡沫污染以及各种先进武器所带来的危害,正在给美军士兵带来一场潜在的危机:至少有上万人死于辐射、化学污染带来的各种癌症。187000人患有美军各兵种不同的职业癌症。这一数据在美国11月11日老兵节前披露,在美国引发强烈的震动与苦痛,同时掀开了美国士兵因先进武器所带来的致命伤害,使许多士兵对于所谓的带有辐射的高技术武器及战场化学武器,呼吁重新审查以披露防护原则。

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麦克拉奇报业集团网站(McClatchy)11月1日发布独家调查报道,揭示根据《信息自由法》从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获得的数字,近20年来,美国军人的癌症发病率呈明显上升趋势,特别是尿路系统癌症(膀胱癌、肾癌和输尿管癌)、前列腺癌、肝癌和血癌发病率激增。这些癌症一度被称为美国退伍军人职业癌症。退伍军人卫生管理局报告每年诊断出大约45,000名退伍军人中的新癌症病例。一些军人家庭甚至质疑军队是否在一些高风险的武器试验及战争中使用先进武器时,是否故意将士兵暴露在有毒环境中。

近年来人们越来越了解PTSD,即战场应激综合征对士兵精神的伤害,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癌症正在成为美军士兵的另一大杀手,它的潜伏期更长,往往在退役多年后才显现出来。从2000财年到2018财年,在退伍军人事务部医疗保健中心登记的退伍军人尿路系统癌症发病率增加了61%,血癌(淋巴瘤、骨髓瘤和白血病)发病率上升了18%,肝癌和胰腺癌的发病率增加了96%,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增加了23%。

麦克拉奇报业称,这种差别主要基于不同数据库数据统计时对原发癌症的认定不同,以及计算模型差异,但总体而言,退伍军人接受癌症治疗的比率在2009财年达到顶峰,而后有所下降,但平均水平仍大大高于2001年9月11日,即“9·11”袭击之前的水平。

那次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军开启了从阿富汗、伊拉克到今日叙利亚的一系列战争。

分析还显示,不同军种,患某一种癌的比例和趋势也不同。曾在空军服役的军人,治疗前列腺癌的比率上升了44%,而海军陆战队的老兵增加了60%。陆军和海军退伍军人的膀胱癌患病率上升了56%,对于海军陆战队老兵来说,这一数字增加了98%。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老兵,肝癌和胰腺癌的就诊率增加了一倍多,分别是104%和112%。

“萨德”导弹辐射百米内不能近人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退伍军人患癌症比率在这20年中急剧增加呢?战场当然是原因之一,美军先进的核武器试验、弹药中大量使用了有毒或有辐射性的物质以提升其性能,他们在爆炸中产生的化学反应直接影响空气、水源和土壤,极易对人体造成危害。另外,在非直接交火的场景下,大量电磁和电子装备的辐射也是很恐怖的,可谓杀人于无形。据一位核医学专家的研究,漂流在全球各大洋上的美国的航空母舰,因为聚集了强大的雷达系统以及飞机的密集起飞导致的各种辐射污染,几乎可以让所有的士兵,遭受剂量不同的辐射伤害。

在这份报告中,美军在韩国及其他地方部署的“萨德”导弹系统被认为具有非常恐怖的辐射危害。美国陆军专业刊物《军事评论》2018年曾刊载陆军中校斯塔福德的一篇文章,介绍了部署“萨德”导弹系统前期准备的很多细节,其中包括“萨德”导弹相控阵雷达的强悍雷达辐射杀伤力。文章指出,“萨德”导弹AN/TPY-2相控阵雷达绝不像美军在韩国媒体上宣传的那样“无辐射污染”。美军“萨德”反导系统手册已经明文规定,雷达周围100米内不能近人。这是因为该雷达电磁波辐射非常强,可杀伤人体细胞,破坏人体生态平衡,诱发癌症并加速人体的癌细胞增殖,影响人的生殖系统。

这种导弹被许多维护与操作这种导弹的老兵们称为“寡妇制造者”。

许多退伍老兵以亲身经历证明了这种危险的存在。

对老兵玛莎和罗素夫妇来说,噩梦始于2018年3月的一个下午。罗素出生于伊利诺伊州,在阿肯色州长大。27岁参军。在将近3年的现役和另外3年的预备役期间,他在至少5个美军基地服过役,并参与维护包括“萨德”导弹以及至少三种以上型号的保密级别的超大型雷达系统。他长期暴露在这种强辐射与电磁攻击的工作环境下。服役结束后,他将自己的机械技能运用到工作中,包括在杜克能源的核电站维修安全阀。同时他还是保时捷的一名认证机械师。

身高1米9,原本身强力壮的罗素此前已有一段时间感觉虚弱无力,偶尔还会在夜里盗汗醒来。那天,他从北卡罗莱纳州加斯顿县一家工厂回到家,感觉呼吸困难。

"我们需要去看医生,"他对妻子说。于是他们驱车110公里前往索尔兹伯里的退伍老兵医疗中心。罗素在那里接受了一系列的检查。第二个晚上,一名医生凌晨两点走进他的房间,告诉他病情很严重。一辆救护车把他送到温斯顿-塞勒姆的维克森林浸礼会医疗中心,在那里他被诊断为非霍奇金淋巴瘤。于是,这位58岁的退伍军人开始了长达8个月的化疗,每次化疗,他的病情一开始都会表现出好转,但不久又会复发。

2018年9月,医生把他送到夏洛特的卡罗来纳医疗中心。他们说,最好的办法是一种称为CAR T的免疫疗法,这种疗法使用来自患者血液(免疫系统的一部分)的改良T细胞,来对抗像他这样的癌症。在医疗中心,玛莎说,他们一直等着,"我一直在想,"他们为什么要拖延?这是最后一个希望。"

然而,医院临床诊断后告诉这对老兵服务,罗素并不适合这种全新疗法。当时,玛莎想做点什么。她给二十多名北卡罗来纳州议员写信求助,她写道:"我给你写信完全是出于绝望,我丈夫被三位不同的医生认为是CART测试的合适人选。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这样做! 请找到任何可以帮助我们的方法。"

时任议员乔尔·福特的法务助理莫妮卡·富勒回复了她。35岁的富勒也是一名退伍军人,父亲曾是一名海军陆战队员,并曾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勒琼兵营,那里有化学武器常规训练使用所导致的水污染与在导弹与雷达的强磁场的辐射的工作环境导致引发癌症的历史记录。

"当我收到玛莎的邮件时,我说,我需要一份你丈夫驻扎地点的名单,"富勒回忆道,她发现,其中一个驻扎地是堪萨斯州的赖利堡。那个地方已经确认曾被几种被称为PFAS,也就是与癌症有关的多氟烷基物质污染。随后,她们分享了各自的毒理学研究结果,并且发现了其他驻扎在莱利堡并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退伍军人的病例。

"我们的办公室坚信,他的癌症是与他在美国陆军服役时,与某种形式的有害化学物质接触有关,也可能是其在维护导弹系统与雷达系统时受到的强辐射所致。""潜伏期可能长达数十年,"环境工作组高级科学家戴维·安德鲁斯说。

"我们被蒙住了眼睛,"玛莎说, "这绝对让我们大失所望。"

就在去年万圣节前夕,医生告诉治疗将停止,罗素两周之后死去。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玛莎说, "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噩梦。"

他们死于战争废料焚化场所带来的污染中

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后,越南裔青年何俊仁加入美军,并于2003年初作为飞机救援消防员被部署到伊拉克的努马尼亚。在那里他接触到了军方使用的灭火泡沫——这种泡沫因诱发癌症已逐步停用,以及巨大的露天垃圾焚烧场——目前已有18.7万退伍军人在患病报告中提及的一个战争废料焚化场。

军队的资料将这种战场露天焚烧场描述为“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军事场所清除战争废物的一种常用方法。焚烧场中的废物包括但不限于:化学药品,油漆,医疗和人类废物,金属/铝罐,弹药和其他未爆弹药,石油和润滑剂产品,塑料,橡胶,木材和废弃食品。甚至包括敌军士兵的尸体。士兵们浇上柴油,或者用一种燃烧弹,把这些东西烧光。”

这种带着呛人怪味的烟雾常常会在基地上空盘旋数天才会消散干净。

何俊仁在38岁时被诊断出患有多发性骨髓瘤(一种血癌)和另一种鼻喉癌。他仍在与疾病作斗争。他说:"我得癌症是因为我在军队服役,我身后还有成百上千的老兵可能得了癌症。"

一些士兵在服役期间便死于癌症。陆军中尉科特·福希第二次被派往伊拉克时,流鼻血一直不停,医生把他送到科威特。科特在那里打电话给妻子劳拉,告诉她自己刚被诊断出白血病。几小时内,科特被送往德国治疗,劳拉抵达德国迎接他时,他已经处于医学昏迷状态。第二天,22岁的科特就去世了。劳拉等候多年才加入一个为军人配偶遗孀提供支持的团体。

现在,她遇到了更多像她这样的寡妇,她们不是因为战斗而失去配偶,而是因为癌症。“他们的故事非常相似,”劳拉说, “他们在相同的地点,或相同的年份。出现同样的症状,癌症的故事开始联系在一起,关节点就是军队。”

美军中流传的“致癌地图”

当麦克拉奇报业向退伍军人事务部提交初步发现并询问后者是否担心癌症激增这一现象时,该机构表示不同意上述结论,它发布了一份声明说:“根据VA最新的官方癌症数据,退伍军人年癌症病例总数在2010年达到顶峰,此后一直在下降,结肠直肠癌和前列腺癌一直在减少,而肝细胞癌和皮肤癌(黑色素瘤)一直在增加。这些数据大程度上反映了国家癌症趋势。”

尽管对退伍军人的担忧表示同情,但退伍军人管理局血液学和肿瘤学主任迈克尔·凯利博士说,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将病因与癌症联系起来。凯利说:"例如,从可能接触一种常见致癌物到诊断出癌症之间的时间,往往是几十年来测量的。现在很难重现过去发生的事情。"

这种态度迫使一些退伍军人自己结成病友组织,开始收集相关案例和数据。

2008年,国民警卫队空军上尉希拉·弗兰肯菲尔德和她未来的丈夫在30天内先后被派往伊拉克的巴拉德。2012年,他们被诊断为癌症,相隔时间两周——她,42岁,患乳腺癌,他,38岁,患睾丸癌。

“我们在30天内先后到岗,但在同一个基地,现在我们都得癌症,这种概率有多少?这不是常规现象,”注册护士希拉说。她要求不透露她丈夫的身份,因为他仍在服役。希拉怀疑,巴拉德的焚烧坑让他们夫妇患上癌症,正式叫法是“有毒暴露”。同时,致病原因也可能是宾夕法尼亚州哈里斯堡国际机场的水源,那里驻扎了第193国民警卫队空中特种作战联队的1800名成员。2018年,国防部在一份提交给国会的报告中承认,该机场的水受到了污染。

希拉已经开始收集第193联队现任和前任成员的名字。患有癌症的,包括那些已经去世的人,以及像她这样因医疗原因不得不从军队退休的人。"现在大约有100个名字,"她说。 "我知道还有更多。"

统计数据显示,从退伍军人事务部获得医疗服务的美国退伍军人人数,已经从2000财年的320万人增加到2018财年末的620万人,几乎翻了一番,而在此期间,退伍军人总数是下降的,从2660万人减少为1960万人。同期,在退伍军人事务部接受治疗的癌症病例总数增加了一倍多,从2000财年的33万6453例增加到2018财年的71万零215例。

而且,并非所有退伍军人都有资格获得或选择退伍军人事务部提供的医疗保健。比如,同样参战的国民警卫队和预备役老兵,获得治疗资格的前提是曾被被召集到现役,并可以证明他们所受伤害发生于现役期间;但服役20年后退休的退伍军人,他们将有资格从军队现役医疗系统获得医疗照顾,这些数据由另一个国防部卫生机构保存,并不公开;此外,退伍军人事务部还会根据退伍军人收入评估,或疾病发生是否可能与其服役有关等因素,确定退役人员是否有资格享受该部门的医疗保健服务。

肯德尔·W·布洛克在新罕布什尔州皮斯国民警卫队空军基地工作了35年。2005年退休。2015年末,他被诊断出患有膀胱癌和前列腺癌。

尽管是国民警卫队的一员,但肯德尔却没有资格享受退伍军人事务部的医疗保险,除非他能证明他的癌症与他在军队服役有关。布洛克夫妇的收入水平也会取消他的索赔资格,他不得不在退伍军人福利体系外寻求治疗。布洛克夫妇也曾提交了书面文件,要求获得伤残赔偿。但他的妻子多丽丝说,"在我们填完第一份表格后,几乎立刻就被拒绝了”,后来提出上诉,强调了"他作为一名飞机维修人员所使用的所有化学品",但是要求再次遭到拒绝。肯德尔于2017年去世,享年67岁,多丽丝仍在设法让退伍军人事务部承认丈夫生前要求。

"如果你的病与你在军队的服务无关,你就不能在退伍军人事务部得到治疗,"受伤战士项目(Wound Warrior Project)的立法主任德里克·弗朗巴格说,如果政府承认癌症与退伍军人在军队的服役相关,补贴支出可能会变得非常高昂。退役海军中校迈克·克罗斯是F-14飞行员,他组成了退伍军人前列腺癌组织,他算了一笔账,一些晚期癌症的治疗费用可能高达几万或几十万美元。他还披露,在退伍军人中,流传着一份美军全球基地致癌地图,这份地图上标注着那些基地流行的癌症名称以及可能导致癌症的原因。

唯一的好消息是,2019年,美国国防部终于开始调查那些军方的灭火泡沫了。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帕(Mark Esper)已指示一个特别工作组审查这些泡沫对士兵健康影响,以及如何让曾暴露在泡沫中的退伍军人更容易获得退伍军人事务部的医疗保障。埃斯帕在一份指导工作组的备忘录中写道,“在400多个设施及其周围社区”的水中发现,泡沫存在与癌症有关的化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