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美学者:将军被暗杀伊朗有四种报复手段,不排除袭击美国本土
军事

独家|美学者:将军被暗杀伊朗有四种报复手段,不排除袭击美国本土

2020年01月05日 17:25:01
来源:凤凰网军事

伊朗警方抗议美军暗杀苏莱曼尼

2020年1月2日,美军通过“定点清除”行动“暗杀”了伊朗高级军事指挥官苏莱曼尼,引发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关注。由于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有着“反美英雄”的美誉,且他事实上担任过去多年来伊朗海外行动的领导者,美军的暗杀行动不仅招致了伊拉克政府的谴责,也引发了伊朗前所未有的怒火。

尽管川普为此次行动辩解称,从“清除名单”上选择苏莱曼尼是为了阻止更大范围的战争,也就是所谓的“杀一人而拯救万人”,但此次行动的性质非常恶劣。在美伊尚未进入战争状态的情况下,公然暗杀对方高级指挥官,不仅破坏了游戏规则而且开启了恶劣先例,未来伊朗完全可能以相同手段对美国活动在中东的军事、情报、外交人员进行暗杀。如此下去,美伊之间任何缓和余地或者谈判磋商都不再有效,而川普此前设想的“极限施压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前”的意图也将彻底落空。

那么,美伊是否可能就此陷入战争呢?1月3日,美国中东问题专家伊兰·戈登伯格(Ilan Goldenberg)撰文批评了美国的鲁莽举动,并对伊朗的反制选项进行预测。伊兰·戈登伯格是新美国安全中心中东安全计划主任,在外交政策和国防领域拥有丰富的政府经验。其主要观点如下:

“圣城旅”司令苏莱曼尼是伊朗最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人物之一,也是特殊的“美国克星”。他领导“圣城旅”在伊朗境外广泛开展活动,在伊拉克武装和训练什叶派民兵(2003年-2011年,造成约600名美军丧生),此后他成为伊朗对伊拉克施加政治影响力的关键角色,尤其是通过打击IS保住了岌岌可危的伊拉克政府。他推动了武装和支持巴沙尔政府的政策,包括向叙利亚部署大约50000名什叶派民兵。他是伊朗维系与黎巴嫩真主党关系的关键人物,向后者提供了威胁以色列的导弹和火箭弹。他推动了伊朗扶持也门胡塞武装的战略。由于上述原因,苏莱曼尼被视为伊朗和整个中东地区的“反美英雄”。简而言之,美国暗杀苏莱曼尼导致中东地区局势高度升级。

特朗普政府辩称,苏莱曼尼是恐怖分子,暗杀属于防御性举动,是为了阻止即将发生的伊朗对美攻击。这种说法似是而非,如果不是因为特朗普自上任以来一直实施“极限施压”政策,美国永远不会被迫对伊朗将军采取暗杀行动。2018年5月,特朗普退出了伊朗核协议,并采取了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的“极限施压”政策。一年多来,伊朗以克制的态度作出反应,努力从核协议的其他各方获得支援,打破美国的外交孤立。

但是,有限的方法未能产生实质性收益,到了2019年5月,伊朗不得不采取采取更冒险的举措。首先是伊朗击落了一架美军无人机,几乎到了与美国公开冲突的边缘。9月份,伊朗导弹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设施,到了上周,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开始向美军基地发射火箭弹,最终导致美国承包商死亡。美国的报复性空袭让我们看到了苏莱曼尼暗杀案。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伊朗如何应对。伊斯过去几个月的行动以及悠久的历史表明,它可能并不急于进行报复。相反,它将谨慎而耐心地选择一种它认为有效的方法,并且试图避免与美国的全面战争。尽管如此,过去几天的事态发展表明误判的风险仍然非常高。苏莱曼尼显然不相信美国会冒着战争的风险采取行动,否则他不会让自己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对于美国而言,特朗普一再坚称自己对在中东发动新的战争缺乏兴趣,但他还是批准了暗杀行动。

美军已经紧急向中东增加了3000兵力以应对不测

美国至少要做好与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发生冲突的准备,后者将瞄准美国军队,外交官和平民。伊拉克是美国发动空袭的战场,故而是伊朗立即进行反应的理想场所。什叶派民兵组织在过去六个月中已经在扩大活动范围,他们将是伊朗作出最迅速反应的代理人,而且由于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之一马赫迪·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与苏莱曼尼一道被暗杀,因此伊朗动用什叶派民兵是最有可能的选项。

暗杀还将导致美国可能无法继续保持在伊拉克的合法存在。由于暗杀行动未经伊拉克政府同意,是单方面进行的,也是对伊拉克主权的极端侵犯,伊拉克官员将为此承受巨大的政治压力,他们必须将美军赶出本国。许多伊拉克人不喜欢美国或伊朗,他们只是想让自己的国家恢复原状,并害怕陷入美伊冲突旋涡。对于这些民众来说,他们不想让本国变成战场就得向伊拉克政府施压。更危险的是,如果美国被迫离开伊拉克,那么先前打击IS的努力将遭受沉重打击。虽然IS在中东受到重创,但仍然保持地下活动状态,美军一旦撤军,IS将利用混乱状况来改善当前不利处境。

暗杀的后果不一定局限于伊拉克。与伊朗关系密切的黎巴嫩真主党可能会回应伊朗的要求,它可能会袭击美国在黎巴嫩的目标。即使伊朗决定避免黎巴嫩局势升级,分布在整个中东地区的真主党特工也会袭击活动在其他国家的美国目标。

伊朗也可以对美国在沙特和阿联酋的军事基地或者对海湾的石油设施进行导弹打击。去年9月伊朗对沙特阿布凯克石油设施的精准打击使美国异常惊讶,过去半年来伊朗已经证明了使用导弹打击中东国家地面目标的成功之处。在目前局势下,伊朗可以对更有价值的目标进行精确打击而不必担心与美国的战争。

伊朗中程导弹能覆盖沙特全境以及美军驻中东的所有陆上基地

大幅加快核计划步伐也是伊朗的应对手段之一。自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5月退出伊朗核协议以来,伊朗在恢复核能开发方面一直小心谨慎。经过一年的试探,伊朗于2019年5月开始,以每60天为一个阶段小步骤逐步突破协议约束。下一个60天的窗口将于下周结束,很难想象苏莱曼尼被暗杀后伊朗还会这么克制。伊朗至少会重启19.75%丰度铀浓缩活动,这是朝着生产武器级铀迈出的重要一步。伊朗之前还威胁退出《核不扩散条约》或驱逐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员。这些举动非常危险,直到本周前大多数专家都不认为伊朗会真正这样做,然而眼下伊朗完全可能将威胁付诸实施。

伊朗可能做出的最具挑衅性的回应就是对美国本土发动恐怖袭击,或者干掉与苏莱曼尼价值相当的美国高级官员。对于伊朗来说,这样做要比对美国海外利益或海外人员的攻击更具挑战性,但伊朗可能认为这是对等还击。众所周知,伊朗上一次企图在美国发动袭击是在2011年,当时美国情报机构挫败了伊朗企图炸毁一家餐馆暗杀沙特驻美大使的阴谋。由于伊朗经济状况不佳,它在中东以外地区的能力要比在本地区低得多,伊朗去年在丹麦和法国进行的类似企图都遭到挫败。因此,尽管伊朗可能试图在美国本土发动袭击,但它需要足够幸运才可能成功。

如果特朗普政府够聪明,它应当竭尽全力加强美国设施安全并保护海外的美国人。特朗普还应该通过合作伙伴阿曼与伊朗方面进行接触,不仅要努力降低冲突风险,还需要在私下设置明确的“红线”,以避免伊朗低估美国决心。最后,特朗普最好到此为止,他可以吹嘘通过暗杀苏莱曼尼使美国对伊朗占了上风,但不要采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然而这种约束似乎与特朗普的本性背道而驰,即使他在接下来几周内表现出反常的克制,但伊朗对复仇的渴望以及这种渴望产生的政治势头也可能使美国和伊朗不可避免地陷入一场重大冲突。